闇黑媒體成功心法-傑克葛倫霍《獨家腥聞(Nightcrawler)》

台灣媒體動輒屍體、裸體滿天飛,未查證先發佈,

個資保護不嚴,危言聳聽,

這就是媒體怪象的極致嗎?…才怪!!

看完傑克葛倫霍的《獨家腥聞(Nightcrawler)》後,

觀眾會發現…一山自有一山高。

真的有人「跟媒體道德與尺度」對著幹,

那手段以及視任何道德為無物的決心與狠辣,

某一種程度也在挑戰觀眾的認知…

「你們當然可以想像媒體很黑暗,但我就是直接掀開黑幕給你看。」

所以期待一個「初出茅廬小子找回初心回歸正道」劇本的觀眾,

轉台看其他電影吧….

↑↑本片原名《Nightcrawler》可說是點出這些晝伏夜出者的職業生態

老實說《獨家腥聞》可說是非常諷刺,

因為不管是法令規定、媒體自律、刑事現場證物蒐集,

傑克飾演的路易斯幾乎全部違反了一遍(以上)。

田木子隨手列舉他在片中幹的好事…

  • 偷別人工廠的材料拿去賣→犯罪
  • 偷別人的競賽用腳踏車去換無線電器材→犯罪
  • 偷聽警用無線電早一步到現場→違法
    (其實台灣也有類似事情,拖吊業者截聽無線電,
    提早到場大賺一筆)
  • 闖入被害者家拍攝影像→違法
  • 壓榨員工、甚至利用搶匪害死員工→無良且違法
  • 更動車禍現場傷者的位置,移到光源較充足的地方→無良
  • 隱藏證據不跟警方講→拿去賣給電台賺錢

諷刺的是,劇中路易斯反覆的重申他的「成功之道」,

也真的這樣平步青雲,

從一開始完全搞不清楚記者的型態,

到逐漸上手。也非常懂得靠話術與壓榨來獲取資源,

劇中那位倒楣的新人就是這樣被騙進來,

領著少少的週薪跟著路易斯一起盯哨。

觀眾唾棄他…但是又不得不佩服他,

因為他想要的東西還真的都靠著拍攝拿到…

所以這部非常寫實,觀眾當然都知道這些事不對,

但就算只針對「媒體」的部分思考,

卻很可能得到-「這樣做確實比較容易成功」的結論,

寫實又赤裸的呈現,實在讓觀眾坐立難安…

因為這極有可能不是愉快的創作內容,

而是真有此事的現實世界…

↑↑路易斯人品不佳,對工作倒是充滿熱愛(甚至可以說執著)

相信類似的職人劇,特別是針對媒體的作品,

絕對不會錯過「新聞記者真的該這麼做嗎?」的問題,

但《獨家腥聞》看起來完全不想給一個正向的答案,

裡面稍微正常(或著說具備基礎媒體道德)的人,

聲量屢屢被「這是頭條」、「這段畫面一定可以爆紅」給蓋下。

相對應的是路易斯愈來愈誇張的行徑,

不該做、不要做的事情,正好是群眾最愛看的東西。

我們也不要忘了…劇中並不是純然針對路易斯個人行徑,

像是電視台的主管…為了保住自己的飯碗跟收視率,

密切跟路易斯合作(甚至還上床)。

所以導演某種程度,

或著說很大部分是在揭露「媒體」這個領域的黑暗面,

同時我們也不要忘了…為什麼路易斯拍攝的東西愈來愈受歡迎?

不就是觀眾愛看嗎?所以媒體的惡質,不能不用一句老梗形容:

「你我都推了一把」。

↑↑為了搶頭條,路易斯可以說豁出去了。

田木子很喜歡劇末的一幕,路易斯拿著攝影機與匪徒對峙
(上一秒對方才開槍殺死他助理)。

導演把攝影機(媒體)與「槍」視作同等力度的武器,

就算不太懂電影語言的田木子,也能很直接的理解到導演的用意,

媒體擁有與槍砲同等的威力,那「誰」來使用這個武器,

勢必需要嚴格的控制…但是現實情況或許就像這部的片尾一樣…

路易斯生意愈做愈大,侃侃而談他的創業經,

還忝不知恥的跟大家表示「我絕對不會要求大家做我做不到的事」。

隨著兩台採訪車漸行漸遠,也不禁讓田木子反思…

我真的要讓這種媒體人決定我的「閱聽內容」嗎?

最後還是要稱讚本片的主角-傑克葛倫霍,刻意減重消瘦的身形,

神經質又故作姿態的城府。

加上題材內容很明顯就不是賣座型作品,

可見其挑戰「演員水平」的野心,

這點倒是跟片中路易斯如出一轍呢!!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