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平八穩的韓式喜劇-《雞不可失(Extreme Job)》

昨天終於看完前陣子廣告頗大的韓國喜劇-

《雞不可失(Extreme Job)》。

內容確實蠻有趣的,有些地方的確會讓觀眾會心一笑,

但不是那種藉由「精密笑點」重重鋪陳的類型。

看得出來導演對商業片結構的掌握有一定的熟練度,

反過來講,也因為某些橋段在商業片太常見了,

像田木子看到某些段落心裡已經在默念...

「等一下應該會出現甚麼台詞」。

果不其然啊。

也減少了觀眾那種「啊~」被劇情敲到的驚喜感。

不過整體來說,

確實是讓觀眾可以抱持愉快心情的作品。

↑↑員警身分與炸雞店店員的衝突,是這部片的趣味之處

【刻板形象的「吐槽」與現實的反差】

其實在韓國喜劇中不乏出現這種-

回應刻板印象的吐槽。

像是《偵探:The Beginning》中,

刻意營造:

「其實偵探很難走到刑案封鎖線中」的現實反差。

這部《雞不可失》也運用了同樣的手法。

像是一開始緝毒署那笨拙的從天而降,

搞笑的行為還讓犯人質疑:

你們不是應該像電影中那樣破窗而入,

然後大聲宣讀米蘭達宣言,之後俐落的把犯人繩之以法嗎?

對於還算熟悉美國刑事片的田木子而言,

這段真是太好笑了XD

除此之外,這部片其實也強烈的製造反差-

沒用的警察VS成功的炸雞店店員;

正職有點散仙VS副業相當認真(非常認真),

加上導演李炳憲自承:

「非常喜歡8~90年代的港片(特別是周星馳的片子)」。

所以那種「小人物掙扎求生」的甘草味特別重。

片尾導演乾脆直接把《英雄本色》的主題曲放進來,

算是堂而皇之的「致敬」吧?

不過這一類的笑點通常是有比較才知道有趣,

所以如果是老港片迷、或是有在工作的朋友會比較有共鳴及代入感。

反之,頻率沒對到,可能會覺得這部被捧太高了而感到失望吧。

↑↑導演很喜歡以前的港片,所以整部也散發著一股老港片那種甘草人物的生命力。

【稍嫌公式化的鋪陳,流於表面的笑點】

也許這部是定調在「輕鬆有趣」的喜劇片,

所以不聚焦在劇情的鋪陳。

除了隊長外其他的描寫都不太深入。

連帶的在片尾的大爆發也顯得有點貧弱。

本來這種「魯蛇翻身」的劇情爆點就是-

「前面有多魯,後面就多帥氣」。

但觀眾前面根本就不知道主角群有多厲害,

除了劉隊長靠著很強的身手單槍匹馬逃脫外,

其他人的強悍都是藉由另一組人馬直接說出來,

老實說一點戲劇張力都沒有。

觀眾只會覺得「喔,原來很厲害喔(棒讀)」。

而且從後面的設定回頭看,既然都是泰拳以及自由搏擊冠軍,

或是重案組20幾年資歷,怎麼攻堅那麼不熟練?

設定上的反差雖然好笑,仔細想想卻不是很合理。

↑↑反派方的女打手,沒有太多的戲份,只知道很能打

節奏部分也太容易猜了,最後隊長跟反派一對一捉對廝殺,

反派問他「你到底是誰?」

不意外的,隊長當然回答「我就是一個賣炸雞的」。

太老梗啦。

冗長的最終對決或許是刻意致敬港片,但真的太長了,

縮短一點整部片應該可以更精簡。或是展現隊長強大的一面,

不然重案組20多年的經驗結果是打爛仗,

說實在的一點都不帥氣啊。那個反差感也凸顯不出來。

此外,這部片的「轉」要賣炸雞還是繼續做警察的猶豫也不夠深入,

實在是可惜了柳承龍的好演技。

也讓這部片在笑笑鬧鬧後沒有留下甚麼讓人回味的橋段。

速食,終究是速食啊。

↑↑誤打誤撞很好吃的排骨口味炸雞...

其實當初田木子在威秀看到這部的預告片時,

直覺想到的是《絕命毒師》裡面的古斯塔夫。

炸雞+販毒,結果這部是利用「炸雞」來窺探資料。

可惜的是大部分炸雞的橋段都是店面成長的部分,

炸雞以及毒品調查這個元素的融合部分,相對較少。

變成「炸雞歸炸雞」、「毒品調查歸毒品調查」。

明明有隨手一丟就黏在牆上的高科技追蹤器,

結果調查手法意外的土炮。也是一個奇妙的設定違和之處。

其實田木子一直希望看到的是五位主角在炸雞過程中

發現「小本生意也不好做」。或是炸雞讓他們領悟了甚麼。

不過很遺憾的是...結尾他們毫不猶豫的回歸緝毒署。

那前面的猶豫跟成就感都是假的嗎XD

想想這結局其實有點可惜啦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